• 您的位置:首页--行业新闻
  • “西联东进、疆能外送、服务全国” 能源资源核心区的改革智慧 ———来自能源产出大省(区)新疆的报道
    来源:中国电力报 关键字: 修改时间:2016-11-25 17:36:00 浏览次数:3118

     

    “西联东进、疆能外送、服务全国”

    能源资源核心区的改革智慧 

    ———来自能源产出大省(区)新疆的报道 

     

       牧场辽阔、瓜果飘香、红柳胡杨遍地伫、冰峰雪山闪银光……长期以来,美丽多彩,正是人们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最直接的印象。其实,除了自然风光,在新疆,人们还经常会看到另外一种美———辽阔的土地上,成排的特高压线路一路向远方延伸;蜿蜒的油气管道纵贯东西;高耸的风机在风场中优雅地转动……能源行业的蓬勃发展,为大美新疆增添了新的诠释,为当地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动力,也触动着中国能源革命实践的脉搏。    

      资源宝藏的战略变迁

      放眼全国,似乎没有哪一个省份能像新疆这样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天然就是一座能源宝藏库。

      这里煤炭资源储量丰富,截至2015年底,新疆查明煤炭资源储量3795亿吨,仅次于内蒙古,位居全国第二位,而且这里煤田煤层赋存较浅,煤炭开采条件优良、开采成本较低。

      疆内分布的准格尔、塔里木、吐哈等盆地也为新疆带来了丰富的油气资源:石油远景资源量213亿吨,占全国主要含油气盆地石油资源量的20%;天然气资源量10.3亿立方米,占全国主要含油气盆地天然气资源总量的32%。

      这里水土肥沃,拥有伊犁河、叶尔羌河、鄂尔齐斯河等九大流域,水利资源技术可开发量约2526.7万千瓦,占全国水能资源技术可开发装机容量的4.8%;这里风光富饶,有着极为丰富的风能、太阳能    及地热能等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此外,还先后在伊犁、塔里木盆地发现了国内储量较大的铀矿,表明新疆还有着开发核能的巨大潜力。

      尽管能源资源品种全、储量大且品质优,但新疆对能源的开发却相对较晚。“考虑到新疆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资源地位,一直以来,国家对新疆的能源战略定位都是能源储备基地。直到2010年,中央召开新疆工作座谈会,又赋予了新疆‘三基地一通道’的定位———国家大型油气生产加工和储备基地、大型煤炭煤电煤化工基地、大型风电基地和国家能源资源陆上大通道,新疆的能源发展由此步入快车道。”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副主任李创军介绍说。

      “三基地一通道”战略的护航下,新疆的能源发展华丽转身。“十二五”末,新疆电力装机达到7440.6万千瓦,跃居西北第一,“十二五”期间年均增速超过30%,发电量年均增速达到28.39%;2015年,新疆原油产量2759.09万吨,截至2015年,已建成主要原油管道5条,一次管输能力2000万吨/年,全长3272.37千米;建成主要成品油管道3条,一次管输能力1000万吨/年,全长3145.17千米;2015年,新疆天然气产量293.02亿立方米,“十二五”期间,年平均增长3.2%,疆内已建成主要天然气管道干支线全线4809.2千米,管输能力801亿立方米/年。

      另外一组数据则更加直接牵动着新疆经济发展的神经。2015年,新疆重点能源项目累计完成投资1559.2亿元,占全区重点项目投资一半以上。其中,煤炭建设项目完成投资72.9亿元,石油天然气建设项目投资308.4亿元,电源工程投资701.3亿元,电网项目投资149亿元,石化项目投资19.4亿元,煤化工项目投资308.1亿元。

      伴随着能源的大发展,历史上经济较为落后的新疆悄然开启腾飞的窗口。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从2010年开始,新疆的GDP从5437亿元一路狂飙突进,到2015年底,这一数字已经增长到了9324.80亿元。不久前公布的今年前三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相关数据显示,新疆以7.9%的GDP增速,继续跑赢全国6.7%的平均增速,位居全国第12位。

      能源革命实践具全国影响

       如果说战略地位的变化为新疆的能源发展积蓄了巨大的能量,那么2014年习近平主席提出的“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则赋予了新疆能源发展更为丰富的内涵。尤为重要的是,作为能源生产和输出大省,新疆在能源革命上的实践,不仅关乎己身,放诸全国也举足轻重。

      推进能源革命以来,新疆的具体实践有三个关键词——“西联东进、疆能外送、服务全国”。

      在能源供给方面,上文提到的新疆能源产量数据不断提升,不仅为新疆自身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充足供应,还通过疆能外送为全国的能源供应与安全作出重大贡献。

      “疆电外送”:建成哈密煤电基地以及哈密南-郑州±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新疆与西北750千伏联网双通道四回路。“十二五”期间累计实现疆电外送电量593.8亿千瓦时。目前正在加快建设的还有准东煤电基地和准东-华东±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

      “油气外送”:建成“西气东输”一线、二线、三线,年输气能力达到770亿立方米,建成中哈原油管道一期、二期管道工程,年输油能力2000万吨。“十二五”期间累计实现天然气外输1331亿立方米、原油4700万吨。此外,西气东输四线、五线,以及新粤浙煤制天然气管道正在加快建设,预计年输气能力达900亿立方米。

      “疆煤外运”:“十二五”累计突破1.1亿吨。其中,铁路外运量累计5376万吨,公路外运量累计5666万吨。

      针对能源消费革命,李创军总结为:“下大力气推动能源结构调整,实现能源的绿色化、清洁化和低碳化。”一方面,在火电行业采用高参数、大容量机组,使平均发电煤耗和供电煤耗从“十二五”初期的363克/千瓦时、396克/千瓦时降低到2015年的299克/千瓦时、326克标煤/千瓦时,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在煤炭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小产能,开展煤炭清洁化利用。

      另一方面,优化能源结构。2015年新疆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9%,比2010年提高6.5个百分点;煤炭消费比重48.1%,比2010年降低19.07%等数据确切说明了这一点。

      其中,新能源的迅猛发展颇为瞩目。

      截至今年8月,新疆的光伏装机容量880.6万千瓦,位居全国第一位,较2010年增加了880万千瓦;风电装机容量为1705万千瓦,比2010年的136万千瓦增长了12.4倍,装机容量仅次于内蒙古自治区。2015年,新能源发电量占到总发电量的9.2%,比2010年提高了4.6个百分点。

      为了推动能源消费的清洁、绿色,2015年新疆还提出了一项更加宏伟的战略——“电化新疆”战略,即在工业、交通、居民生活、建筑等各个领域提高电能使用的比重。“相比化石能源的直接消费,使用电能将更加清洁、环保。因此,提高能源终端电能消费的比重,是响应能源消费革命的一项巨大举措。”国家能源局新疆监管办党组书记、监管专员李悠勇在提到该战略时评价,“‘电化新疆’战略的提出,表明新疆对能源消费革命有一个非常清晰的目标和计划。相信经过一段时期的实施,一定会取得非常瞩目的效果。”能源技术革命方面,新疆大力培育能源装备制造产业,不断加大能源装备研发制造科技投入,为能源装备制造产业的崛起提供了沃土。目前,新疆的输变电装备、单晶硅和多晶硅片、光伏逆变器及配套产品、大型风力发电机组及关键零部件研发制造全球领先,诞生了一批明星公司和明星工程。例如,金风科技生产的风电装机容量全球排名第一;特变电工生产的变压器产能居全国第一,世界第三;准东-皖南±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则是目前世界上电压等级最高、输送容量最大、输送距离最远、技术水平最先进的特高压输电工程,刷新了世界电网技术的高度。

      除了装备制造业,新疆也勇于拥抱新型信息技术和大数据。据透露,目前新疆正在探索在风电基地和新能源基地建立统一公用信息化平台和高精度功率预测系统。该系统将结合物联网、互联网技术,通过气象数据、地面监测数据及传感器数据的大数据融合,从而提高微观选址和功率预测精度。  

      能源制度改革蕴藏大智慧

      无论是能源供应、能源消费,还是能源技术,发生在这三大领域的变革,背后都有能源体制改革的助推。      

      近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能源综合改革试点方案》获得国家能源局批复。新疆成为全国首个开展能源综合试点的省区。按照改革试点方案提出的任务,新疆将放宽能源领域市场准入、推动管网第三方公平接入、促进完善能源价格机制、推进能源市场体系建设、强化能源监督管理、加强政策引导。

      这并不是新疆第一份探寻市场化能源体系建设的文件。今年8月,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批复的《新疆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方案》,也剑指电力市场放开,并且已经结出果实。目前,新疆电力交易中心已组建成立,并已有新疆天池能源、新疆大唐红星、伊犁明业等十余家电力企业和社会资本通过工商注册成立了售电公司。

      克拉玛依红山油田有限责任公司、中石油克拉玛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和中石化新疆新春石油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挂牌运营,新疆天然气6个勘查区块面向社会招标等,则映射着新疆在油气体制改革上的成果。

      “放宽能源领域市场准入,区分自然垄断业务和竞争性业务,有序放开竞争领域,吸引社会资本进入,培育多元市场主体,全面理顺价格形成机制,能够充分释放市场的活力,从而推动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能源市场格局和市场体系,促进新疆成为创新发展和能源生产消费革命的示范区。”李创军介绍说。

      面对改革,新疆既有全国其他省份所具有的共性,也有其自身的特殊性。例如,新疆的电源装机容量大,自备电厂、热电联产机组、新能源同台竞争,矛盾突出;新疆的电网主体多,有国家电网、石油电网、水利电网、兵团电网,情况更加复杂。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坚定的决心和更大的智慧。

      李悠勇对此体会深刻。这几个月,他都在忙活着推进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十三师的售电侧改革试点工作。该试点是围绕国家电力体制改革,鼓励售电侧竞争主体积极参与市场化公平竞争的创举。但在试点推进过程中,涉及利益方较多,情况复杂。“最开始,参与各方对试点的态度基本是审慎的。当然,这也是推进改革试点在全国都普遍存在的问题。因为各方都有自己的立场和诉求,但是要充分认识到,他们都是有政治觉悟、都愿意服从改革大局的,中间缺少的是沟通。因此,我们确立了‘积极稳妥,深入沟通,照顾各方诉求’的工作方针。”就这样,在多方沟通、深入调研,再多方沟通、再调研这样多次循环反复后,各参与方关系破冰,从最初的“不了解、不接受、不主动”到积极要求配合,兵团十三师的售电侧改革试点工作也得以扎实稳步推进。

      制度创新恰似动力源泉,正逐步将新疆打造成全国能源生产消费革命示范区、全国能源科技创新排头兵、全国能源体制改革试验田和能源国际合作大舞台,为我国提供多元、稳定、高效、清洁的能源供应和安全保障。   

      疆电外送版图有望向西挺进

      当前,受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产业结构调整等多重因素影响,严重制约了新能源的发展。作为新能源开发建设大省的新疆,弃风弃光限电问题更加突出。据悉,2015年新疆弃风电量71.12亿千瓦时,弃风率达到32.5%;弃光电量15.1亿千瓦时,弃光率24.8%。“弃风弃光已经严重制约了新疆新能源的健康发展,当前最大的困难就是怎样扩大需求促进消纳。”如何破解?李创军表示,要多条腿走路,经济的办法、技术的办法、改革的办法都要用,既要挖掘内需,又要扩大外送。

      在这样的思路下,7月5日,《关于扩大新能源消纳促进新能源持续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得以诞生。该《意见》从10个方面提出了29条具体措施,从宏观到微观,从技术到市场,从自治区内到自治区外,真正做到了多措并举。

      首先,从宏观上,确定“统一规划、基地有限、有序推进、协调发展”的原则,统筹协调新能源资源开发与送出通道布局和建设时序,合理把控新能源项目开发节奏、发展速度和建设规模。

      从微观上,研究制定自备电厂建设运行管理办法,鼓励自备电厂更大范围参与调峰;探索建立风光水互补协调控制运行机制。

      从技术角度,推动加快智能电网建设,提高新能源发电运行调度效率,促进可再生能源和分布式能源的规模化发展。

      从市场角度,鼓励新能源发电企业与大用户直接交易、鼓励央企内部火电企业和新能源企业先行开展可再生能源发电权交易;推动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    收购、风光电优先调度等。

      在挖潜内需方面,实施电化新疆战略,大力推动电能替代,开展“以电代煤、以电代柴、以电代气(汽)、以电代油”。李创军认为,电化新疆不仅是响应能源消费革命作出的实践,对大气污染防治具有重要意义,也是挖掘内需、扩大新能源消纳的重要举措。作为重要手段之一,新疆当前正大力推行风电供暖。目前乌鲁木齐和阿勒泰地区第一批和第二批风电清洁供暖示范项目已经建成投运,实现供暖面积102万平方米,第三批风电清洁供暖示范工程也在有序推动。

      为了扩大外送比例,一方面,围绕疆电外送和电力丝绸之路的战略布局,切实提高已有外送特高压电网对新能源的输送电量。另一方面,充分利用对口援疆政策,加快对重点援疆省市拓展外送市场,增加新能源在中东部地区消纳。

      多管齐下,效果初显。据悉,今年8月份,新疆的月弃风率从2月份最高的64.2%降到了34.3%,月弃光率从67.4%降到了19.6%。这对全国解决弃风弃光难题都具有借鉴意义。

      此外,一盘更大的棋还在酝酿之中:那就是,能源西进。“新疆地理位置特殊,与8个国家接壤,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也是一带一路战略核心区,现在到了考虑怎样发挥出新疆的资源优势,响应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号召,推进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时候了。”据李创军透露,中巴联网工程已列入中巴经济走廊优先建设项目,目前正在进行前期论证。如果能源互联互通之路打通,“疆能外送”版图向西挺进,不仅能够大大消化当前的电力过剩、新能源消纳难题,还意味着新疆这一能源战略基地,将作为纽带为中国能源走向国际化舞台提供更大的空间。

      “应当更加凸显新疆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中的特殊重要地位,以积极主动的态势实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总目标,适时谋划新疆电网向西延伸的战略规划。”李悠勇说,在可预见的未来,新疆电网与俄罗斯、独联体国家、蒙古、南欧中欧北欧国家、中亚南亚国家相联,一方面可实现电能互送互补,更为重要的是,坚强的电网还可将我国西北边境外广大区域上相对友好的国家紧密联接起来,实现经济繁荣,政治互信,使祖国西北地区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态势坚如磐石。”